千机游戏提供最新游戏下载和手游攻略!

青年探索|回收创新,废物也能美丽奥的灰烬绝版

发布时间:2024-07-10浏览:0

青年报·青年上海记者 杨丽佳

垃圾的归宿除了垃圾桶,还有其他选择吗?青年艺术家、戏剧人、手工艺人纷纷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他们不仅有奇思妙想,更脚踏实地,用不同方式践行少一点浪费,让珍宝继续发光;多一点环保,给世界添一抹绿意。

◆ 赛博朋克从废墟中重生◆

用废弃的缝纫机做成椅子、用旧轮圈做成铠甲、用废弃的芯片做成面具……这些听起来遥不可及的想法,在90后装置艺术家吴迪的手中,化作了科技感十足的赛博朋克风格艺术品。

“我的毕业设计是一个动态雕塑作品,名叫《天马行空的想象》,我用捡到的各种金属废料,做了一匹会动的飞马。希望这个作品能打破僵化的思维,有所创新,像飞马一样越飞越高。”吴迪说。原来,三年前,在上海工业大学出版印刷与艺术设计学院读大四时,他在一次与导师讨论中随口说道:“你觉得天马行空的想象不好。”导师因材施教,用挑衅的方式:“天马行空的想象,你先做做看。”于是,不服输的吴迪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,终于做出了这件作品,并被学校博物馆收藏。

毕业后,忙于为各个商业空间、商业项目制作相应主题的雕塑、艺术装置的吴迪,一直没有机会接手废旧材料的艺术再创作。“后来,一位网络主播为我定制了一款废旧材料制作的口罩,虽然最终合作没有成功,但却开启了我制作再生口罩的道路。”吴迪回忆道。于是,勺子、接收器、键盘……任何一种不起眼的日常物品,都可以制作成让人移不开眼的口罩。之后,他将创作重心转向大型艺术装置,电子元件、金属软管、轮胎钢圈……成为创作材料中的常客。渐渐地,越来越多的展览平台,如上海潮流艺术节、西岸博览会小红书特展、南海土地艺术节……向他伸出了橄榄枝,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关注废弃物的更多可能性。

“我早已成为各大废品回收站的常客,刚开始工作人员看到我这样的年轻人出现在站里四处张望,觉得很奇怪,现在见到我,就会向我推荐一些新的好东西。”吴迪说,“另外,这些废品也来自一个青年社区——有一个房间,大家的废品都摆在那里,通过交换,可以得到充分利用。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来源。因为目前我们做的事情还比较小众,所以通过参加这样的社区活动,可以让更多的年轻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,加入进来,更多的人会为更大的善举出力。”

尽管仍是小众,但吴迪多年来不间断的创作,吸引了越来越多品牌和企业的加入。就在几个月前,联想&魔兽世界邀请他利用退役的金属和拯救者系列产品的310个零件,重构了艺术装置《涅槃》,在现实中召唤出了魔兽世界最著名的传奇坐骑:“阿拉尔的灰烬”。目前,近9000吨来自电子垃圾的再生塑料材料在联想重生,既是旧事物的涅槃,也是未来新的开始。用小切口推动大改变,原本就是一条漫长而艰辛的路,我会上上下下地探索这条路。正如吴迪所说,众人拾柴火焰高,无论设计还是理念,都要着眼当下,脚踏实地。“希望更多的品牌能够加入进来,通过商业运作,让可持续创造的影响力更大,让更多的人对环保有更深刻的认识和践行。”

◆ 一个在废物中走向现实的童话世界◆

毕业6年的包乐儿一直徘徊在母校上海戏剧学院,原来,他所在的废物研究所正在为学弟学妹的新剧《白蛇传》设计木偶——木偶形象大多由废弃材料制成。谈及成立废物研究所的初衷,他说:“每次演出结束后,我发现舞台布景里其实有很多材料是可以重复利用的,于是就把它们收集起来,然后进行新的创作。目前,我们团队由3个志同道合的年轻人组成,除了我,还有瓦德勒和余伟一。我们的座右铭是:快乐拾起,丰富浪费。”

奥的灰烬绝版_奥的灰烬必须打死奥吗_奥的灰烬

废弃物研究所自成立以来,每年都会创作原创木偶剧,2020年创作《波莎与鱼人鸟》、2021年创作《十八相的不可思议的骑士》、2022年创作《K世纪的两点》,践行“垃圾不仅是放错地方的资源,也能变成闪闪发光的宝藏”的创作理念。

一般而言,创作一部戏剧,往往先有故事、有剧本、再有场景、再有道具。但废物研究所却反其道而行,往往从装置或影像开始。比如最新作品《K世纪两点》,就是包莉儿和两位好朋友——上海戏剧学院舞蹈系高年级学生王佳妮、王淑欢,以及在上海戏剧学院学习灯光设计的表弟戴希吉日——讨论创作的。“当时我在南京妮朵亲子剧场做驻场创作,已经用这个小剧场里上儿童课用的桌子做了一个小家。后来,这个小家就成了剧中人物——世纪的家。”包莉儿说。 “这个故事发生在1.45亿年前的白垩纪,通过微小生物意外闯入巨大世界的故事,讲述个体与个体、个体与环境的关系,情节中的冲突、友情、信任,探讨人们对“外星人”的看法,以及生态平衡的边界。”

三年三部剧,慢工出细活,每出一部作品都会受到小朋友的追捧。画面精美,剧情诙谐有趣,连年轻家长都惊呼小时候脑子里的天马行空想象终于成真了。“在互动环节,我们还会告诉小朋友这些道具是用什么做成的,比如《十八相不可思议的骑士》里有一个角色——维吉尔,他的头就是用洗衣桶做成的。介绍过程中,小朋友的接受度很高,也打开了他们自己尝试做废物再造的想法。”原来,他在博雷尔大学毕业后,做过一段时间的小学美术老师,后来又做过青少年艺术工作坊。难怪这个怀揣童心的大男孩,能创作出那么多受小朋友和大人喜爱的作品。

经过长时间的“捡垃圾”,包乐儿和朋友们对于哪些巷道正在拆迁、哪些废品收购站可以淘宝等情况了如指掌。此外,不少朋友将自己认为扔掉可惜的物品“空投”到废品研究所。这种垃圾处理方式的改变也让包乐儿很开心。

正如莎士比亚在《仲夏夜之梦》中写道:通往真爱的路没有坦途。鲍乐知道这条路不是那么好走,但坚持是对的:“我是蒙古人,一直想拍一部蒙古族传奇光影木偶剧《芒古斯》,两年前就开始采风,现在已经开始筹备制作,明年就能和大家见面了。另外,《K世纪两点钟》明年2月也会重演,一切进展顺利。”

◆ 将废旧物品变美丽的时装展◆

“慢慢来,不要着急,尽量让每针之间的距离差不多……”在位于金潮巷8号的知遇快闪店里,谢东敏正在上“废物利用也能变美手工课”,教大家如何利用编织废料创造新的东西。作为80后,她动手能力很强。在她的指导下,原本会被扔掉的废料,变成了大家喜爱的包包。

小店分为商品销售区、手工体验区、展示区三个区域。“物品构建了我们的生活,美丽的物品带给我们欢乐,滋养我们的生活。回收旧物看似是我们成全了物品,赋予了它们新的生命,但其实,正是美丽的物品才让我们的生活更加完整,滋养了我们更美好的能量。”谢东敏说,“‘废物利用也美丽’是执渔旗下的子品牌,致力于废物再设计和可持续时尚,包括家居用品、手工课程等。”

据悉,品牌自创立以来,一直有一个习惯:收集研发过程中产生的废料碎片,通过重新设计和手工,创造出新的单品和价值。“幸好针织不像皮革,需要裁剪,肯定会产生很多边角料。针织可以一步到位,不需要裁剪,大大减少了废料碎片的产生。当然,在最初的研发中,还是会有一些失败的实验和废料碎片,所以我们成立了废料博物馆。”谢东敏介绍。在展区不大的空间里,有一面废料博物馆的展墙,记录了织宇8年来研发的一些图案和面料,也科普了针织技术的各种可能性。旁边的独角兽、兔子等软雕塑也是用各种废料碎片做成的。 “这次手工课以卡包、斜挎包为主,但其实我们还有很多不同的尝试,比如可爱的娃娃、各种造型的动物玩偶、装饰挂件等。其实只要用一点心思,就能赋予废物新的生命。接下来,还会聚集更多年轻设计师,一起参与到废物利用的美丽创作中来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经过面料优化之后,这些针织产品更加耐用。更换旧家具的软套,让其焕然一新,渐渐成为了志宇的热门生意。那些原本要被丢弃的家具,又重新获得了新生。

青年报、青年上海记者 杨丽佳

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