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机游戏提供最新游戏下载和手游攻略!

在武汉做游戏的人武汉游戏群科技有限公司

发布时间:2024-07-04浏览:0

静待樱花绽放。

文/托马斯的头骨

1月23日凌晨2点,武汉火游网络CEO童阳放下游戏叫醒妻子:“还有八个小时,你现在要出城吗?”

问题来自于武汉刚刚发布的公告:今天上午10点起,武汉所有公共交通停运。妻子觉得起不来了,但童阳不着急:公共交通停运了,我们还可以开车。

然而,童阳早上出门加油时,发现武汉所有加油站都排起了长队。看微信,不少开车出去的朋友也被劝说在高速上折返。他们进入了另一条支线:成为这座城市900万留守市民中的一员。

这几天,葡萄君采访了多位像童阳一样留在武汉的游戏开发者,试图记录下疫情期间武汉游戏圈的几个片段。

-- 1 --

1月1日,看到谣言传播者被训诫的消息后,灵空游戏CEO罗翔宇觉得不对劲,一口气买了600个口罩。当时很多亲戚都没当回事,谁也没有想到,这些最终会成为他们无比宝贵的资源。

后来看到病例增加,罗翔宇便告诫家人,不要出去吃年夜饭,也不要参加任何活动。母亲想出去打麻将,他说只要她一出门就报警,最后还是拦住了她。罗翔宇在广东也有亲戚,但考虑到让老人突然离开武汉有困难,又不知道自己是否处于潜伏期,便决定不再出去惹事。

童阳说,武汉的游戏圈不大,以前年会的时候大家喜欢互相串门,但今年好几家公司取消了年会,串门就少了。从医生朋友那里听说情况后,他不好意思公开,就挨个给20多个员工打电话,让他​​们准备好口罩,不要出门。

临近假期,微派网络CEO唐璐瑶召开公司各部门会议,要求大家勤洗手、戴口罩、测体温,体温偏高的学生要提早回家休息。罗翔宇将凌空放假时间提前2天:“很多人上下班还是坐公共交通,太危险了。”

封城前,大部分公司都放假了。很多人觉得自己的计划已经够糟糕了,就告诉大家,节后可能回不了武汉了,可以考虑退机票。如果有员工或直系亲属确诊,公司会垫付医疗费用。

但事实证明,疫情和形势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严峻和严峻,物资供应很快成为最大的挑战。

-- 2 --

在正式封城的前几天,湖北各家互联网公司群里交流,发现医院急需防护服、口罩,于是大家开始讨论如何借助民间力量填补这段时间的物质真空。

卓讯互动董事长刘亚卓通过多种渠道采购了10万个口罩、3000套防护服:“N95口罩比较贵,我们的产品最便宜的要14元,最贵的要18元。防护服一开始是40多元,后来涨到七八十元。”

因为电话太多,刘亚卓经常待在家里,守护充电线。偶尔要出去配送、调运货物,他都会戴着口罩、眼镜亲自出门,回家后再彻底消毒。

因为病毒传染性太强,他不想连累员工,基本上什么事都自己处理,只有处理量太大才麻烦公司两个同事,直到防护服送到,他才给自己弄了一套。

得知封城消息的那天,刘亚卓决定将公司的游戏在湖北免费开放,帮助更多湖北人宅家隔离。

这个决定来之不易,春节期间一直是棋牌游戏的旺季,湖北的用户和收入占公司业务的三分之一以上,在这个节骨眼上,推广员如果赚不到钱,很容易被推广分成比例和收入更高的竞争对手挖走。“预计损失有几百万,直到用户量增加,团队的投诉才减少。”

后来,政府接管了医疗物资的生产,采购物资越来越困难,游戏公司又开始捐款。斗鱼捐款1000万元,卓讯、掌上游戏、快游、微拍等公司各捐款100万元。童阳说,仅他们这边捐款总额就超过了4000万元。

武汉游戏群科技有限公司_武汉游戏厅_武汉游戏

武汉市数字创意游戏行业协会想出了更接地气的捐款方式:向社区捐赠蔬菜,秘书长赵琪也亲自参与了物资的运输。童阳告诉我,他们还齐心协力,帮助身边的困难家庭。

图片来源:老虎投资财经报道

刘亚卓说,直到现在,仍然有医院联系他们,说缺少某种物资——他甚至在采访过程中挂断电话,并帮忙完成了一批物资的对接。

—— 3 ——

复工仍遥遥无期。所有受访者都认为,正式复工至少要推迟到3月份,这还不包括外地员​​工回国后需要隔离14天的时间。

刘亚卓说,在家办公效率会降低30%-40%左右,技术部前几天刚解决保险箱开码问题,他们还为200多名员工准备了20多台备用电脑,预计能提高20%以上的效率。

卓讯的现金储备依然充足,但他对未来3-4个月的业务走势感到担忧——现在大家都很闲,但复工之后,对游戏的兴趣肯定会不如前几年,用户数据可能会出现大规模下滑。

罗翔宇说,团队很幸运,新游戏很多功能已经完成,目前正处于美术资源量产阶段,这可以通过外包解决,不会影响进度。

现在凌空只有设计师还在工作,大部分程序员和技术美工都在休假,拿生活费。他打算跟办公室沟通,看房租能不能减免。不过大家每天都在关注疫情的消息,做游戏的精力肯定会被分散。

唐璐瑶表示,微派还在摸索在家办公的技巧,语音会议容易出现互相打断的情况,影响沟通讨论效率,还可能耽误产品优化、新项目推进的节奏。好在,他们的《贪吃蛇大作战》数据保持稳定。

童阳说,火友公司受到的打击更大,他们承接了很多B2B的VR项目,现在有两个合作伙伴的项目周期都推迟了,自然付款也会延迟。

休假结束后,他偷偷跑到公司,打开服务器,带领大家继续做自己能做的项目(当然,他说除非万不得已,否则不会赶出去),也在想各种办法,看看怎么撑到现金流好转。

不过童阳说,群里各家公司老板们讨论的重点不是项目进展,而是疫情和安全问题。那些平时低调的老板们,现在每天都在发朋友圈。唐璐瑶也说,投资人要求他们保护好自己和公司,“都问过一次,甚至好几次。”

—— 4 ——

在采访中我渐渐发现,武汉做游戏的人,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,他们只是这件事的见证者。

他们见证了不幸。童阳和几位同事去了四川,但因为酒店里有一辆挂着鄂A牌照的车,被发现后被赶了出来,一时找不到吃的住的;罗翔宇的姑姑确诊后入院,但没有足够的药,最终去世。她的丈夫和孩子仍高度怀疑,风险不排除。“一旦有直系亲属被感染,就和常人是两个世界了。”

他们见证了医护人员的奉献。童阳说,他们小区里出现了一名确诊病例。“我住在7号楼,他住在6号楼,是一名在前线工作了14天的医生,回来隔离时发现了病例。他们分批收治,收治完就回家隔离,没问题再等下一批继续收治……儿科医生、骨科医生,甚至整形科医生都参与其中。”

他们也见证了人们的一点一滴勇气与恐惧,见证了殡仪馆在小区楼下的车辆,见证了身边朋友开窗唱歌的活动。“大家都说你在二楼唱歌,他在三楼唱歌,这不是飞沫感染吗……虽然很可怕,但我们也明白,人是需要有精神活下去的。”

很多人都在引用武汉作家方方的一句话:“时代里的一粒尘埃,在个人手里可能就成了一座山。”我们当然会记得这个冬天的沉重伤痛,记得谎言和真相。但最让我感动的,往往不是关于伤痛的文字。

唐璐瑶告诉我,心态积极可以增加免疫力;刘亚卓说,同事们工作都很积极,“只要行情公道,我们就一定有机会”;罗祥宇说,现在社区找菜农批发粮食,让居民下楼去取,品种没法保证,鸡蛋特别难买,但好在他们家存了上千元的肉和大量的米面,“再吃半年没问题。”

采访结束童阳那头,电话那头传来叽叽喳喳、鸟儿歌唱的声音。我说那边是春天了,他说是啊,他刚刚在编辑一条信息发给大家,连疫区都有那么多喜鹊在歌唱,天气变暖了,病毒终究会消散,绝对不是《生化危机》。

立春了,一直阴雨连绵的武汉终于出了太阳。童阳说改天再来武汉,我说一定去,他说希望是樱花盛开的时候。

热点资讯